青河县人民政府欢迎您!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走进青河>青河史记>详细内容

人民公社化运动

作者:佚名来源:青河县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09日 浏览次数:729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一、公社化运动

随着“大跃进”运动的开展,基于以兴修水利为特点的农业生产建设的需要,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所作的一项重大决策——人民公社化运动也在全国开展。中共中央1958年8月,在北戴河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做出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8月29日,自治区党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在新疆农牧区范围内,掀起建立人民公社的高潮。9月15日,自治区党委下发了《关于建立人民公社的紧急通知》,提出在1958年内完成全区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的任务,实现全疆农村人民公社化。还要求各地在建立人民公社过程中,必须采取大搞群众运动的方式,召开党员、团员、积极分子、人民代表会议以及群众大会,采用鸣放辩论、大字报、读报和个别交谈等多种形式,广泛开展“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金桥”的宣传教育,大造“共产主义化”的宏伟声势;批判个人主义、本位主义和资本主义思想,为建立人民公社奠定思想基础;建设中,必须认真贯彻执行阶级路线和阶级政策,坚决依靠贫农和下中农,批判富裕中农的资本主义思想,打击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及其他坏分子的破坏活动;公社的骨干必须保持贫农和下中农的阶级优势,以保证公社的巩固和发展。

1958年12月至1959年1月,青河全县在8个乡及所属38个农牧业合作社的基础上,建起东风、卫星、跃进、火箭4个人民公社及社辖的4个公私合营牧场,实现人民公社化。公社化的实现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全县农牧业生产的进一步发展,促进了各族人民的团结。人民公社实行政社合一体制,既是政权机构,又是生产管理机构。公私合营牧场行政上隶属公社领导,经济上独立核算。

人民公社初期,实行了对公社范围内的生产、生活资料由公社统一无偿调拨、调剂;在劳动管理上实行集体作业,劳动力由大队、生产队统一调拨,安排农活;在生活上实行集体化,改变原来一家一户各自生活习惯,实行集体就餐,大办集体食堂。人民公社的收益由公社统一收支,统一核算,实行工分与供给制度相结合的分配制度。这些急于变革农村生产关系的做法超越了当时的管理水平和经营能力,给经济发展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对农村人民公社化中出现的问题,党中央和毛泽东有所察觉。从1958年11月第一次郑州会议到1959年7月庐山会议之前,党中央先后召开6次会议,着手纠正错误。7月5~7日,青河县召开四级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各公社社长和党委书记、生产队大队长、生产队队长及县机关各负责干部。会议的中心议题是讨论确定当前人民公社体制及其他一些问题。关于公社的体制问题,确定了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三级管理办法,并规定了各级的权限,否定了一级核算、一级管理和“一平二调”的做法。“一平二调”:是指在新中国农村基层组织“人民公社”内部所实行的平均主义的供给制、食堂制(一平),对生产队的劳力、财物无偿调拔(二调)。由于基层农民对一平二调的反对,毛泽东在1960年11月28日批示“永远不许一平二调”。

二、人民公社党组织的建立

中共青河县委根据自治区提出“在1958年内完成全区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的任务,实现全疆农村人民公社化”的有关文件精神,在1958年2月和8月分别撤销中共青河县委第一区委会和中共青河县委第二区委会。于1959年1月成立9个人民公社委员会:即中共东风人民公社委员会,书记由白文义兼任,副书记由木合买提别克·再铁力拜(哈萨克族)、高万年担任;中共卫星人民公社委员会,书记由贾那布尔·斯马胡勒(哈萨克族)担任,副书记由贾力克·朱马太(哈萨克族)担任;中共跃进人民公社委员会,书记由卡木乃·马太(哈萨克族)担任,副书记由卢兴林担任;中共火箭人民公社委员会,书记由徐安治兼任,副书记由巴依毛拉·斯哈尔拜(哈萨克族)担任;大跃进人民公社委员会,书记由赵安国担任;中共第一牧场委员会,书记由郑禄科担任;中共第二牧场委员会,副书记由哈再孜·扎克尔(哈萨克族)担任;中共第三牧场委员会,副书记由袁以凡担任;中共第四牧场委员会,副书记由桑德拜·努尔拜(哈萨克族)担任。

三、公社社员代表大会

中共青河县委1959年5月7~22日,根据自治区党委和地委指示,在东风人民公社所在地试点召开了公社社员代表大会,传达贯彻郑州会议、上海会议精神,会议很成功。6月,中共青河县委结合青河县人民公社的实际情况,决定在6月22日召开全县公社社员代表大会,会期5天,进一步传达贯彻郑州、上海会议精神,本次大会规模大,参加的人数多,充分体现了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权利,在会议中解决了人民公社中存在的许多问题。(1)对公社化后的成绩进行了估价,全县人民在县委的领导下完成了消灭土匪,兴修水利,农牧业得到了发展,耕地面积从1958年的5万亩扩大到11万亩,粮食总产量达到900万公斤,比上年增长了三倍。全县的牲畜养殖总量达到32万(头)只,增殖率达到25%,充分显示出人民公社“一大二公”“一大二公”:指人民公社第一规模大,第二公有化程度高。(2)对公社体制进行了讨论和制定。青河县的4个公社基本上是由原来的38个农牧业合作社组成的,公社化后,4个公社都实行了三级管理,并规定了各级的权限范围,即:公社委员会的职权;生产大队的职权;生产队的职权。(3)关于社员牲畜所有制的转移问题,对原属社员群众的牲畜进行折价分期偿还,牲畜归集体所有。(4)讨论并制订了包工包产的问题,农业生产实行“十定”,以生产队为单位向大队承包生产任务。所谓“十定”就是把以定工、三包一奖、半工资半供给制三者结合起来实行成本核算,具体做法是定种植、定产量、定产值、定人工、定投资指标、定税金、定公共积累、定工资、定供给、定奖惩。牧业生产则实行包繁殖成活率、包减损率、包畜产品产量的三包到群的办法。(5)确定奶牛下放给社员个人所有,并宣布社员的生活资料永远属于社员个人所有,但不准随意宰杀幼畜及有生殖能力的母畜。(6)民主选举。会议经过充分酝酿和讨论后,最后各社进行了选举,在选举中产生了公社管理委员会和公社各级领导,这次改选有助于公社的巩固和发展,从而促进了农牧业的生产。

四、整顿人民公社

在人民公社初期,针对“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出现的问题,中共中央先后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和中央全会,着手纠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错误,对人民公社进行整顿。1961年1月7~20日,青河县召开四级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各公社干部10人,各大队干部18人,小队干部37人,会计、社员代表24人,其他机关干部120人,共209人。会议由县委书记王贵清传达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简称《十二条政策》)和自治区党委的十项补充规定及王恩茂在自治区三级干部会议上的总结发言。由县委副书记白文义和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郭福申分别作了关于贯彻“十二条政策”试点和“三反”整风整社动员的专题发言。“三反”整风是指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会议对中央“十二条政策”逐条地进行了讨论,着重讨论了公社体制、生产队的部分所有制、彻底纠正“刮共产风”、三包一奖和四固定“三包一奖和四固定”等一套定额管理办法,即包工、包产、包投资、超产奖励和定土地、定劳力、定农具、定牲畜。社员小自由、人民生活、分配、整风整社等问题。会上,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特别是县委负责人在会议中间进行了启发性的发言和严肃的自我批评,提高了与会干部的政策水平,收获很大。10日,中共青河县委制定了《关于贯彻中央十二条政策的具体意见》,《意见》中阐述了九个方面的问题:关于“三级管理、三级核算”的公社所有制问题;关于纠正“一平二调”和“刮共产风”问题;关于社员自留地问题;关于分配问题;劳动力安排问题;关于安排好群众生活和办好公共食堂问题;关于恢复集市贸易问题;关于劳逸结合问题;整风整社问题。2月1日,县委成立“三反”整风整社办公室,并发出《加强“三反”整风整社领导的通知》。这次“三反”整风整社主要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同时,还要纠正“五风”(即:浮夸风、共产风、命令风、特殊化风和瞎指挥风)。此项工作要求农业在5月底结束;牧业到转移冬牧场前结束。

通过整顿人民公社,划清集体所有制与全民所有制、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界限,纠正平均主义、强迫命令、“一平二调”的“共产风”,收到了一定的成效。干部工作作风有了明显的好转,干群关系有了较大的改善,对调动农村干部、社员的积极性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由于各级领导认识的局限,纠正错误是在肯定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前提下进行的,整风整社的作用也是有限的。

在人民公社化的过程当中,由于领导干部清廉,联系群众,赢得了群众的拥护,实践工作当中涌现了许多生产能手和模范人物,这些典型人物一心维护集体的利益,展现了新时代的高尚情操,在生产生活中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卫东公社(今阿热勒托别乡)青年妇女布勒布勒汗就是其中优秀一份子。

布勒布勒汗·哈孜尔拜(1946~1965年),女,哈萨克族,青河县卫东公社(今阿热勒托别乡)人。布勒布勒汗自幼失去父亲,幼年饱受贫寒欺凌之苦。牧业合作化后,她担任了公社生产队的放牧员,一心想的就是把公社的羊群放牧好。她早出晚归,拔草给瘦弱的羔羊补饲,还经常帮助其他牧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1965年8月24日,正值牲畜转场时节,布勒布勒汗和几个牧民一起赶着羊群转场,当她们的羊群经过阿尔恰特一个山崖时,突然遇到塌方滑坡,乱石飞滚。事出紧急,布勒布勒汗来不及多想,奋不顾身地上前驱赶羊群。和她一起的牧民大声疾喊快离开,但她看到受惊的羊群四处乱窜,临危不惧,奋勇扑上去保护羊群。突然一块大石头滚下来撞在她的头部,她为抢救集体财产英勇牺牲,时年19岁。布勒布勒汗牺牲后,卫东公社党委决定将其安葬在她生前生活的阿克布拉克,为她修建了墓葬,并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追认她为特等劳动模范。同年,中共青河县委追认她为“全心全意为集体的标兵”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员。次年,自治区党委授予她为“革命烈士”称号, 并向全区各族青年团员发出学习布勒布勒汗一心为公的革命精神的号召,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题词“布勒布勒汗是自治区各族妇女的光辉榜样”,全县随之掀起向布勒布勒汗学习热潮。

中共中央八届二中全会提出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广大干部群众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积极性和创造精神,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各级领导存在不同程度的急躁和骄傲自满情绪,夸大了主观意志和主观作用,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出现了高指标、瞎指挥、刮起了“浮夸风”和“共产风”极“左”的错误,造成了农业生产减产、国民经济比例失调、工业发展速度过快,农民的生活发生严重困难,干群关系出现了新的问题。

在此期间,党中央和国务院也提出了一些纠正整顿措施,特别是对人民公社体制调整做了要求。根据这些措施要求,中共青河县委于1959年7月5~7日召开了四级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各公社社长和党委书记、生产大队队长、生产队队长及县级机关各负责干部。会议的中心议题是讨论确定当前人民公社体制及其他一些问题。会议《纪要》主要内容是:(1)关于公社的体制问题。确定了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三级管理办法,并规定了各级的权限,否定了一级核算、一级管理和“一平二调”的做法。(2)关于社员牲畜所有制的转移问题。原属社员群众个人的牲畜作价入社归集体所有,价款分期偿还。(3)关于包工包产的问题。农业生产实行“十定”,以生产队为生产单位向大队承包生产任务。(4)关于奶牛“下放”问题。确定奶牛下放给社员个人所有,并宣布社员的生活资料永远属于社员个人所有。原则上5口人户给一头,5~10口人户给两头。不足5口人者也给一头。过去是谁家的还给谁家。所生牛犊,长大后愿留愿卖由社员自己决定,但不准随意宰杀幼畜及有生殖能力的母畜。

随后,1960年9月由卫星、跃进、火箭3个人民公社组成的大跃进公社也于1961年1月撤销,恢复原来的卫星、跃进、火箭3个人民公社。10月,根据上级要求,又将生产队改为生产大队、生产小队改为生产队。同时,对“一平二调”的共产风进行纠正,管理改为“一级核算,两级所有,队为基础”,取消供给制,实行评工评分,按劳分配,允许社员经营少量的自留地、自留畜,有力地调动了广大农牧民群众生产积极性。

五、第二次平叛

1957年,社会主义建设蓬勃发展之时,新中国成立前曾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国民党中央军校第九分校受训过的哈力曼·阿合特串联加米西提汗·胡那皮亚、达列里汗·买切勒、恰瑞·马木尔汗等人,搜集民间枪支,秘密组织叛乱队伍,图谋成立“伊斯兰共和国”,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同时还给奇台县匪首居开·吉勒合什拜写信,并邀居开·吉勒合什拜到富蕴县来一起暴乱。1958年3月,居开·吉勒合什拜煽动奇台、木垒800余户牧民向富蕴搬迁,沿途抢劫群众牲畜及生产资料。曾在1950年、1951年参加过谢尔德曼组织叛乱的加米西提汗·胡那皮亚向政府投降后,仍不思悔改,与惯匪达列里汗·买切勒、奇台匪首居开·胡那皮亚秘密串连,相互勾结,1958年9月密谋在富蕴、青河、阿勒泰、福海同时发动武装暴乱,并派人前往乌苏、哈密等地联络当地匪首等搞第二次叛乱。28日,科拉海带匪徒十余人窜至富蕴吐尔洪,闯入公安三营帐篷,杀害战士1名,抢走冲锋枪1支、步枪5支,逃至喀拉通克。次日,叛匪包围公安农场看守所,打死看守监狱的副班长,放走在押犯32名,抢走步枪1支、马50匹,并裹胁牧民800余户。

根据自治区和新疆军区的决定,阿勒泰军分区立即派部队平息这场叛乱。自治区和新疆军区于10月5日在富蕴乌恰沟组成以军区副政委李铨、副参谋长任晨、阿勒泰地委书记黄浴尘、军分区司令员肖飞等为领导的剿匪指挥所,先后调集公安营4个连,骑兵第二团5个连,步兵第十二团2个连,生产建设兵团民兵1个连,共计1 200余人,担任清剿任务。为防止土匪再裹胁群众,抢掠民财,政府将牧民适当集中,组织生产,学习党的政策,揭发叛匪罪行,并动员将武器上缴,青河县群众主动缴出各种枪412支。各地政府还动员群众协助解放军剿匪。青河县委为预防富蕴县的叛匪突袭再次煽动群众叛乱,遂组织得力人员,分片监视危险分子,同时,由干部和进步群众借狩猎为名,迅速转移惯匪手中公开持有的枪支和民间流散枪支,并分片组建了3个武工队(以干部、工人为主)和民兵骨干队伍。积极协助部队剿匪,维持当地治安。

10月7日,青河县匪首塔海·木合买地诱骗十余人叛乱。他们裹胁部分群众向富蕴县境逃跑,企图与富蕴匪徒汇合。青河县武工队立即追剿。全县五六个村的群众及匪属不分男女老少,一齐出动,将叛匪包围,匪徒缴械投降。

当时因为人民解放军还没有赶到,地委拨来步枪90支、机枪2挺、子弹万余发,加上原有的枪支和民间流散的枪支,已足够编成一个民兵营来保卫青河县城安全。县委还在金矿、哈拉乔拉、拜兴、哈拉哈什、乔夏等地分片组建了5个武工队、150余人,当地干部和部分群众也积极参加剿匪。此时,翁伯抻提在乔夏组织叛乱。武工队迅速出击,迫使翁匪缴械投降。同时,将塔海等15名匪徒全部俘虏,缴获步枪1支、子弹160发、马27匹以及其他物资。并根据塔海的供认,逮捕了串联他为匪的反动牧主木尔扎·客勒得、惯匪阿布扎尔,缴获子弹277发。

1958年10月16日,富蕴县的部分股匪遭剿匪部队打击后窜至青河县萨尔托海乡塞库尔台,并抢劫马匹、财物,打算串联匪众。青河县武工队迅速出击,这股匪徒阴谋未能够得逞。这次出击,击伤匪徒3人,俘虏29人,缴获枪3支、子弹473发、马7匹及其他物品多件。

阿勒泰行署、军分区在1959年1月曾两次派人劝降土匪。10日后加米西提汗声言投降,又多次推迟谈判时间,更换谈判地点,作为缓兵之计,想趁机逃窜。剿匪部队部署周密,使其无法脱逃。17日,加米西提汗带13人、枪11支、马46匹,在西大炎德投降。4月初,达列里汗窜出深山,闻加米西提汗已降,遂于4月13日带匪8名、枪3支、马32匹投降。

参加武工队的大多数是各单位抽调的精干人员和基层的民兵。武工队员卡马尔汗由于工作出色,奖励了一件军大衣,还有一支短762步枪等。

1959年3月15日,青河武工队返回青河,后来武工队解散,仅留下30人,从社会上又招了30人,组建60人的民兵,一直到1962年3月底,武工队才正式解散。卡马尔汗·巴依波森因为作战勇敢,1959年10月底选为武工队模范,参加自治区解放10周年纪念。从自治区开会回来后,被任命为卫东公社副社长。

早在1959年1月4日,青河县武工队就因为平叛有功,受到地委通报表彰,全文如下:

青河县武工队自从剿匪以来,一贯表现主动积极,吃苦耐劳,穷追猛打,机智灵活,讲究战略战术,指挥得力。最近该武工队又取得了击毙和活捉吉太依股匪骨干分子6名,迫使2名匪干投降的战果。对他们这种英勇作战的精神,现予通报表扬。青河县武工队应继续发扬勇敢顽强的战斗作风,不骄傲自满,再接再厉争取更加光辉的战果。各县武工队应向青河县武工队学习,杀敌立功。专区将于全歼残匪后召开庆功大会,望各剿匪部队、各武工队加强政治工作,培养和总结剿匪中的战斗英雄和模范人物,参加庆功大会。《中共阿勒泰地委文件选编》1957~1959年。

在这次叛乱中,叛乱分子殴打百姓,杀害干部,抢走群众牲畜,横行牧区,造谣惑众,破坏民族团结,各族人民深受其害。在平叛中地方武工队发挥了重要作用,平叛的胜利,维护了祖国的统一,巩固了社会主义改造的伟大成果,消除了危害地方安宁的匪患,社会秩序得到了空前稳定。青河县武工队被誉为“剿匪先进武工队”,受到新疆军区的表彰。1959年1月中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民政厅副厅长谭文华为自治区慰问团,阿勒泰地区以阿勒泰专署专员巴达力汗为团长的专区慰问团,一行40余人,共同来青河对县武工队进行慰问。1960年,青河县武工队排长哈巴斯·达列提汗在剿匪平叛中因成绩突出,受到军分区的表彰奖励,并被选为出席全国民兵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