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河县人民政府欢迎您!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走进青河>青河史记>详细内容

党风的好转和干群关系的加强

作者:来源: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6日 浏览次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通过整风运动,广大干部的作风有了明显的转变。青河县各级干部注意倾听农牧民呼声,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为农牧民排忧解难,密切了党同农牧民群众的血肉关系,赢得了群众的拥护。青河县群众当中一直流传着一些当年领导干部一心为民的佳话。

根据卡木乃·马太、卡马尔汗·巴依波森两位当事人的回忆:1960年4月12日,时任跃进公社第一书记的卡木乃·马太接到通知,跟随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王贵清骑马从县城出发赴社队蹲点,随行的还有翻译王龙佐、民警司兰拜共四人。第一天晚上住在跃进公社牧办(二台)。第二天,行到纳尔曼特山,住在喀拉赛(一个山沟)吾赞拜的牧民家里,当年,吾赞拜已经86岁了。晚上,王贵清一行像往常一样自带炒面和自制的奶粉等,到一个牧户家中,就把自己带的粮食拿出来做饭,吃饭的时候还特意给老汉多盛一点。临别,王贵清还特别叮嘱卡木乃·马太要给老人盖房子。当年10月,吾赞拜住进了公社修建的住房中。告别毡房搬进新房的时候,吾赞拜激动地说:“共产党就是好,只有共产党,我老汉才能够在这房子里面生活。“

第二天启程去北塔山牧办,路过卫东公社牧业3队(现阿热勒托别镇煤矿村),在那里看到一个刚搬来的简易的毡房子,房子主人叫杜勒木汗,进房子看到只有一个妇女在。这时天色已经很晚,原来,天黑之前,杜勒木汗把妻子和简易的毡房搬来后,不放心集体的畜群自己又回去照管羊群去了。看到女主人已经怀孕,几个人又把炒面拿出来给女主人做点饭,简单地吃了饭休息。第二天天亮,卡木乃·马太和司兰拜出去找马,这时,时任卫东公社副社长的卡马尔汗·巴依波森,接到王贵清书记在远牧喀拉乔克检查工作的传信消息(离现今野马泉库普苏金矿不远一个地方),当时坐骑已经很瘦了,于是,卡马尔汗·巴依波森骑了一峰两岁的小骆驼,走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到了喀拉乔克,找到王贵清一行。

卡马尔汗·巴依波森向王贵清书记汇报了公社牧业工作的情况。王书记说:青河现在还是大雪封山,牲畜过不去,牲畜不能再继续向河谷返回了。

将爱汗就在卡马尔汗·巴依波森正在向王贵清汇报社里工作情况的时候,房子外边传来婴儿啼哭的声音,几个人赶紧出门,看到女主人躲到房子外草丛里边生了孩子。

看到这种情况,大家不知所措。经历过战争、懂得一些急救基础知识的王贵清,就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拿出一个装有药品的急救包,告诉卡马尔汗·巴依波森道:将脐带两头绑上绳子,从中间剪断。

卡马尔汗·巴依波森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自己当时不敢动手。王书记就亲自将脐带两边用绳子一绑,将孩子的脐带从中间剪断。卡马尔汗·巴依波森从地上把孩子抱起来,王贵清和卡马尔汗·巴依波森等人一起把孩子身上的石子和草屑小心擦掉,把孩子抱在怀里,进到房子里面放到羊毛堆里面。王贵清书记又指挥几个人把刚生完孩子的妇女抬进房子,并且清理完血迹等,然后,吩咐卡马尔汗·巴依波森赶快到附近找人来照顾产妇。卡马尔汗·巴依波森骑上骆驼到另外一个地方的牧户家中,接来一个年老的老妈妈来照顾产妇。

老人来到检查后,产妇一切正常。

看到母女平安,几个人才骑马继续检查牧业工作。

卡马尔汗·巴依波森老人回忆说:如果当时王书记不在,那么,这个产妇和婴儿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了,幸亏王书记在场指挥我们,才救了那母女的命。

王贵清接生后,决定授权公社领导,今后每一个生孩子的妇女可以直接批食公社的一只羊,以解决孕产妇的口粮问题。

当年王贵清接生的那个女婴名字叫将爱汗,私下里面亲近的人又叫她“塞克拉塔”哈萨克语:书记的意思。不幸的是,她已经于2008年9月14日患病去世。她与丈夫叫努尔兰别克1981年结婚,生有四子。

王书记关心大龄青年阿汉哈里的婚事的事情,也在当地群众中流传较广。一提到王贵清书记,至今令阿汉哈里的妻子阿里甫什汗·那谁克感激。

阿汉哈里·沙泰克,生于1937年,当年系青河县税务局干部。由于性格内向、老实,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王书记在工作当中十分关心这个大龄青年,告诉身边的人说:这样一个老实人,大家都要帮助他。还亲自帮助这个老实人物色对象,并且托县乡妇联和当时公社领导帮助这个老实人找对象。1963年10月3日,在多方面的努力下,终于使阿汉哈里和阿里甫什汗两个人喜结良缘。结婚的时候,县委书记王贵清亲自主持,按照哈萨克族的习俗,买了布料、两床被面子、被子,通过牧办替阿汉哈里送到了女方家里。两个新人骑马到县上,骆驼上驼着两个花毡子、还有王书记给每人做的一身新衣服、两床新被子。在县妇联主任帕里扎的家中为两人操办了简朴而隆重的婚礼。

当时,县委书记王贵清在结婚仪式上说:只要我在青河,你们不要怕没有吃没有喝的。这句话让阿里甫什汗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结婚后,县委书记王贵清下乡还经常关心着这个老实的“我的儿子”,下乡路过必到这个孩子家中看看。

阿汉哈里和阿里甫什汗成家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们生育了8个孩子,4个儿子4个女儿,14个孙子孙女。最小一个儿子马那提也在2012年结了婚。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对于县委书记王贵清的恩情,永远不会忘掉。

人们对王贵清书记的工作作风十分敬佩。据卡卡夏·扎达汗(原中共萨尔托海乡委员会书记,时任农业二大队的大队长)、焦待·胡斯别克(原阿热勒托别乡人大主席团主席,当年县乡拖拉机第一批司机)等人回忆:王贵清书记是1964年年底来卫东公社(现阿热勒托别乡)蹲点的,一直到1966年,当时主抓霍莎拉村开渠工作。

当时,霍莎拉村虽然名义上是农业村,但是种地也像游牧一样,仅仅靠强罕的一点水来种地,有水时就能够有一点收成,旱年就颗粒无收。10年中有3年有水,7年干旱,农作物长势不好。作为一个农业村,连自己的口粮都解决不了,要靠国家调拨。所以,当时作为县委第一书记的王贵清下来蹲点抓这项工作。

王书记来的时候,带有水利技术员,在霍莎拉村开渠。那个时候条件艰苦,王书记就在要开渠的地方挖了一个地窝子,这里既是他的办公室也是他的住所。全县范围内召开的会议,也放在霍莎拉村召开。

王书记亲自带头开挖水渠,由于工地上没有电,使用的是煤油灯。当时国家也支持水利建设,国家给铁锹、十字镐、炸药、雷管和铁丝等物。

王贵清书记提出了“四个要一块”的口号,就是要学习一块、劳动一块、生活一块、支部生活一块。从1964年12月份到1965年开春,通过一冬天的苦干,水渠挖成了,在霍莎拉开垦了2000来亩的土地。赶在第二年春天(1965年)播种,2000亩地头一年收了50万斤粮食,就解决了村里人的口粮问题,还有多余的粮食交给了集体。

群众对县委书记王贵清的印象是:王书记很朴实,没有一点官架子。甚至老百姓感冒了,也会到王书记那里找一点药吃。当年的二大队有近280个劳动力,县委书记王贵清同大家一起吃饭,一起劳动。在劳动工地上经常可以看到县委书记王贵清带着翻译王龙佐工作的身影。

1965年春雪比较大,通过调查,预计春天洪水会很大。于是,在王书记的带领下,在河边砌了一些石头防洪,种了一些树,至今,当地的群众还会指着这些树说是王书记当年种植的树木。

当年,挖渠采用的是一些当时较为科学先进的方式方法,按照技术员的指导和要求,采用了一些先进的技术措施,挖毛渠也不是以前那样随意根据地形去挖的,而是该垫土的地方垫土,该取直的地方取直,修成了标准渠。当时,王贵清书记是把霍莎拉当做全县耕地平整和作物种植的样板典型,通过这个样板让全县来学习农业生产技术的。

当年,洪水来的时候,社员都在霍莎拉小岛上劳动。王书记安排了一个小组,骑马随时观察上游的水情,一旦有异常就回来报告。

6月15日,一个骑马的观察员回来报告说:上面的洪水大得很,这里的劳动力必须转移。王书记决定河滩上劳动的人全部转移,并且,砍倒两棵河边上的大树,建成简易的通道,用绳子绑在树上,让人们抓着,组织霍莎拉河滩上面劳动的人全部迅速向河岸上转移。王书记在河边搀扶着每一个人尽快过河,直到最后一个人安全来到河岸上。其中,还背扶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叫巴帕的老人过河。

根据这一年洪水情况,王书记要求尽快将河谷里面的住户搬迁到河岸上,当年夏天,我们就在河岸上面新址上开始建房子,这就是现今河岸边上的霍莎拉村了。

当年修大渠时吃的都是大锅饭,食堂做什么,大家吃的就是什么饭菜,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一般的农牧民群众,大家都是一样的。当时是10天一休息,王书记都是休息的前一天干完活晚上回家,第二天早晨就又准时到了工地,开始和大家一起挖大渠。

那时工作生活条件都很艰苦,县委书记王贵清的办公室就是住的地窝子,谁请示汇报也都在地窝子里面。

1965年,雪非常大,全县遭受雪灾。王贵清书记骑马带上乡村干部到阿魏戈壁一带深入牧民中间检查工作一个星期。当时,老百姓的房子都是毡房子,在萨尔巴斯陶检查工作的时候,大家就是自己带一点干馕,一点炒面,到牧民家住的时候,就将这些拿出来给牧民。在牧民家,牧民吃什么就一起吃什么,从来不搞特殊化。

当时,有一些人不愿意跟新中国成立前一些上层人士往来,王书记来后与这些人交朋友,与宗教人士交朋友,把宗教政策落实得很好。

原卫东公社老社长库力米斯汗·哈布都日达回忆当年工作时,评价县委书记王贵清:工作作风扎实,能够吃苦,到基层调研,参加劳动,解决存在的困难,与老百姓工作生活在一起。当时特别注意培养少数民族干部,例如,1958年把我派到湖南等省参观,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接见。全地区每个县两人。参观了内地好几个省的公社化工作,参加了当年的国庆,坐在天安门广场第四排。周总理讲话,讲今年全国范围内成立人民公社,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完成这个任务。回来后我就成为了“公社化”领导成员之一。

当年的干部工作作风,不是一个两个人工作作风扎实,而是整体干部工作作风过硬,至今令群众记忆犹新。如老干部卡卡夏·扎达汗等人的回忆:1961年高兆山调到公社当公社书记。当时由于耕地少条件差,解决口粮特别困难。高兆山书记带头开始西大渠大规模建设。因为,要解决卫东公社老百姓吃饭问题,就必须解决西大渠的问题。至今,青河县大规模开发阿魏戈壁的灌区渠首,还是当年高兆山书记选定组织开挖大渠的龙口。至今,当地老百姓把西大渠还叫做高兆山水渠。

当时,县、乡书记没有特殊化,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整天都在一块。又如原是红旗公社牧业四队牧民(阿热勒乡胡木哈仁村)萨帕尔罕·沙格达提回忆(1943年生人,现在县敬老院第8室生活),1963年的一天,弟弟布哈尔汗骑马外出去拉柴禾,自己一个人正在远牧阿格达克孜勒霍拉,放牧着集体的500多只羊,当时,突然感到难受,很不舒服。

这时,时任红旗公社(今阿热勒乡)主管牧业的副社长谭辉骑着铁灰色的马来到了跟前。看到萨帕尔罕病了,就让他骑上自己的铁灰色马,到附近的八一牧场去看病,并替萨帕尔罕照看着放牧的羊群。

萨帕尔罕骑上副社长谭辉的马到附近八一牧场打了两针,赶回放牧点已经天黑了。晚上,副社长谭辉就与萨帕尔罕一起挤在了简陋的哈喇霍斯里面(一种简易的用两三根棍子搭起来的小帐篷,是牧民远牧放牧时最简单的住所)。晚上吃了一点炒麦子。第二天,副社长谭辉骑马准备继续检查牧户的时候,问萨帕尔罕要了一只用羊毛碾成线编织的袋子,二月份返回托托哈拉牧办的时候,给萨帕尔罕送来了一袋子面粉。这件事令萨帕尔罕·沙格达提至今念念不忘。

在那个年代,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它折射出了干群之间的亲密关系,也再次证明,行动更有力量,领导干部只要能够身体力行,干群关系就密切,就能带领群众克服一切困难,把各项工作做好。